团队建设-培训,认知、记忆和学习

  对团队建设学习领域的研究越深入,问题就越复杂。如我们之前所说,认知可以被视为学习的一种形式。如果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来推论,那么,当变形虫对外部刺激做出反应时,它就和室内植物朝着透光窗户方向生长时一样,以同样的方式进行着学习。至于人类的学习与变形虫的学习在多大程度上相似或不同,贝特森在上面的话中作了部分解答;但由于这一话题已经超出了本书的讨论范围,我们将把这个问题留给读者您自己做进一步的解答。

  如果不简单介绍认知和记忆的话,就是本书作者们的疏忽。克劳德曾将学习和记忆结合在一起。同样,认知和记忆也都被当作是学习的形式内维尔曾经试图统一众多的认知理论并描述了记忆、学习、认知和察觉的相似之处。他讨论各种不同形式的记忆:短期记忆、长期记忆、事件记忆、过程记忆、陈述记忆和语义记忆,且提出疑问:它们是否是大脑的相似或不同的功能。

  认知领域的研究表明哲学、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神经学等学科之间的距离比它们表面上看起来要近得多。一个统一的大理论是否会出现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目前就本书的目的而言,我们会继续通过体验式学习(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透视镜来观察世界”。

  

团队建设-培训,认知、记忆和学习_同讯体验

 

  痛苦的学习

  我们生活中不是所有的情形都令人愉快,所以从团队建设拓展式体验中学习自然就存在着一些挑战。尽管许多体验式学习效果良好,人们也不会选择所有的体验来作为学习的途径。生活往往不可预测,因此生活也为体验式学习提供了许多机会一一只要我们愿意承认并接受其潜力。

  许多痛苦的体验会伴随我们一生,并成为我们在类似情形下行动前的参考。的确,由于这些痛苦的体验会阻止我们以某一种方式行动,所以它们会成为我们学习的障碍。这种态度可以是一种宝贵的生存机制,也可能通过限制我们的行为把我们引向灭亡。斯奈尔在研究了工作中的体验式学习后问道,“学习为什么不能是无痛苦的?”他总结认为困难和心理打击在工作中是不可避免的,而它们也为人们提供了道德修养和性格塑造的机会。斯奈尔把这些挑战进行了分类。斯奈尔强调,一个人只有将他所经历过的打击视为学习的机会,他才能从中进行学习。同时他还强调指出,如果人们持续经受一连串打击,打击的影响可能会超出他们的承受能力并使他们变得麻木。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会从生理和/或心理上回避任何引起挑战的事物,从而局限了学习的潜能。


上一篇:团队建设-有害的体验式学习 下一篇:没有了